blood

 

拣尽寒枝不肯栖。

【周黄】千樽雪 (一)

给秋秋的长评.其实一点也不长,歉.@臣是酒中仙。 占tag歉
【轮回是件很辛苦的事,要经历无数遍的生老病死,但好在这沧海桑田中,有一个人永远在等我。】

很喜欢作者的文风,细腻,对人物形象的表达掌握得很好,少天虽然一向以俏皮样示人,但他仍心怀大爱,他那么想和自己心悦的人在一起,永世不分离,却仍然选择了牺牲自己,换得的,是天下的太平,是普通人的安宁。

小周看着少天离开时,那雪中孤独的身影,让人心疼。整个世界都只剩下他红透的眼眶,整个世界都只剩下爱而不得的悲哀,世异时移的苍凉。

在少天心里,无论他自己变成何般模样,对小周的爱,却是深入骨髓,不会变的,所以即使再多再多的轮回,他仍会喜欢上周泽楷,仍会在生命的尽头,想起自己已经爱了他几千年了。一世又一世,这个数字仍会增加,但我相信,不会有尽头。

【只叹当时年纪小,指尖红线系不牢。】
少天与小周,可以说,是竹马一般共同长大的关系,只是小周在少天面前的那个脸红,让两人的关系,平添了几丝微妙。

我总想,若是没有那场灾祸,两人会是哪般幸福模样?不知会是谁先吻上谁的唇,谁先许下那永生永世的承诺?可惜,没有如果。



文里的小周,实在讨喜,温柔,从字里行间透出的温柔,和三月暖阳一样和煦的温柔,温暖但不刺眼。少天为了天下而死,小周即使不舍却也无计可施,在眼睁睁看着少天离去后,亦然辞去了掌教之位。我想,连自己的爱人都留不住,他一定觉得自己很失败,真是傻瓜啊。

一直就觉得,周黄的爱,是一种自然,不需言语,便可意会,若是再有言语一二,便是超凡脱俗般的感动和温暖。
=================================
写的很乱,没什么逻辑,完全是想到什么就写什么,见谅。文笔糟糕,抱歉。

臣是酒中仙。:

总有一天我会因为沉迷游戏断更的


在那之前请小天使们亲醒我!_(:з」∠)_


 


本篇回忆杀较多   精彩的都在下半篇


 


1.


 


天星峰上终年大雪纷飞,一踩下去积雪就没过了脚踝,引路灵周身散发着幽蓝色的光,仿佛一团极炎热的火飘在这银装素裹之间,它上下起伏着在前方带路,小小的黄少天裹着玄狐兜帽披风,双手紧紧抱着食盒,跟着引路灵顶着风雪一步一步朝山顶走去。


 


门派弟子众多,黄少天也不知为何师尊偏偏只指了他去为师祖送这桂花糖藕。


 


荣耀派乃修仙大家,出过无数震天撼地的大能,他也只在门派历史中见过这位站在修仙界巅峰的师祖,更加让他疑惑的是师祖辟谷已久,应当早已不需再沾人间五谷,那为何师尊却要他送去这桂花糖藕呢?


 


黄少天的疑惑一直持续到引路灵停在一扇院门前,引路灵化作半透明的人形向黄少天鞠了个躬,接着就化进雪里消失了。


 


院门被积雪封住了,黄少天怎么推也推不开,于是他只好扯着嗓子朝里边喊:“弟子黄少天!奉文州子师尊之命来给穿云子师祖送点心!劳师祖给弟子搭把手!”


 


话音刚落,院门就“吱呀”一声开了,积雪从黄少天脚下开始化开,一直化到小屋的门前,黄少天摸了摸食盒,触手还剩两分余温,于是便更用力抱紧踏进了院门。


 


2.


 


“多谢师祖,弟子叨念了。”


 


黄少天低着头恭敬的将食盒放在小方桌上,门自动在他身后关上,将天地间的寒冷与肃杀都留在了门外,小屋里很温暖,暖得黄少天睫毛上的雪都融化流进了眼睛里,又顺着眼角滑了下来。


 


八岁的黄少天身量不足,头顶堪堪高过小方桌一寸,小屋里悄无声息,只能听见屋外风夹着大雪呼啸的声音,黄少天咽下一口唾沫,玄狐的兜帽滑了下来,露出了头顶上的小髻子。


 


黄少天忽然觉得头顶一暖,接着就双脚离地被抱了起来。


 


眼前是张绝好看的脸,黄少天的功课并不是很好,所以他也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这种不似凡人的气质,所以只好张着嘴巴愣在了那里,他原以为这隐世了两千年的师祖应当是位老头子,却不想除了这及腰的银丝,这位穿云子师祖浑身上下竟无一丝一毫的老态。


 


玄狐皮极暖,周泽楷只觉得抱着黄少天的手暖得都烫了起来,原来已经过了两千年,天下已不知换过多少姓,又重复了多少的生离死别,唯有穿云子还是那个穿云子。


 


3.


 


刷了暗红漆的食盒上雕了一簇一簇的牡丹,精致得富贵而大气,盒盖打开来,桂花的甜香随着热气蒸腾开来,黄少天似乎被这香味唤醒,如梦初醒般对穿云子作了个揖:“弟子黄少天见过穿云子师祖。”


 


他才八岁,声音里还有三分奶气,却已经被教得礼数周到恭谦有礼,跟从前到底还是有些差别的,穿云子夹了一块藕伸到黄少天嘴边,黄少天立马就慌了神:“弟子不敢,这点心是师尊托弟子送来给师祖品尝的。”


 


穿云子的笑不知是怅然还是心酸,被夹在半空中的糖藕渐渐在空气中没了热气。


 


“原本就是给你吃的。”


 


这声音有着跟他外貌完全不符的嘶哑,黄少天被吓得缩了缩脖子,穿云子拢了拢黄少天的道袍,眼神却不知飘到了何方:“两千年了。”


 


——荒唐至此,他居然已经有两千年没有开口说话了。


 


这山中寂寞,看不到人世间的改朝换代,他甚至不知现下是盛世还是乱世,两千年来日日夜夜的孤苦,终于,他又见到了黄少天。


 


4.


 


当穿云子还不是穿云子的时候,他的俗家名字叫周泽楷。


 


那年荣耀派开山祖师冯宪君于门派广场上亲自挑选有天资的弟子,谁也不知道现在还是个稚儿的他们日后会成为修仙界呼风唤雨的大能,当年入门的叶修、喻文州、韩文清、周泽楷、黄少天......后来都成为了无数弟子景仰的传说,而在那时,他们也只是一个孩子而已。


 


虽说都是孩子,但性子却差了个十万八千里。


 


叶修圆滑,喻文州稳重,韩文清面有凶相,周泽楷寡言少语,而黄少天则跳脱得如同小猴子般。


 


五人从小一同长大,从殿内读经到广场练剑,就连周泽楷上茅厕黄少天都要在门外埋汰叶修,直把周泽楷臊得面红耳赤又不知怎么赶黄少天走,而黄少天却还一无所觉地口沫横飞。


 


修仙这回事,寻常人千百倍的努力都比不上有天资的人从娘胎里带出来的好命,五人的修为从小就比其他弟子高上一大截,就在他们十六岁那年,开山祖师给他们赐了道名。


 


从此叶修成了莫笑子,喻文州成了文州子,韩文清成了孤烟子,周泽楷成了穿云子,黄少天成了夜雨子,荣耀派的辉煌,就是从那一天开始飞速爬上巅峰的。


 


5.


 


当引路灵来接黄少天的时候,周泽楷蹲下为黄少天的披风系上了绸带,兜帽边沿围着一圈蓬蓬的兔毛,衬得黄少天的脸更加小巧剔透,黄少天提着空空的食盒向周泽楷鞠了个躬:“弟子告退了。”


 


周泽楷点点头,半倚着院门框目送黄少天融入这无边无际的雪地里,小小的脚印一直延伸到路的尽头,没过多久就被大雪覆盖住了。


 


白色的雪落在周泽楷同样白的睫毛上,白的发、白的衣、连嘴唇都没有半分血色,唯有那眼眶,红得像雪中的梅。


 


黄少天回到派里的时候天已经黑了,雕着牡丹花的食盒又回到了文州子的案上,嘴角总是噙着笑的温润的师尊拨着烛火问他的小徒弟:“穿云子师兄可好?”


 


“弟子......弟子说不上来,总觉得师祖看起来很伤心。”


 


黄少天看着师尊的眼神骤然黯了下来,片刻他抬起手摸了摸黄少天的头:“少天,师祖很寂寞,你以后就多去陪陪他吧。”


 


烛火颤了两下,房里便亮了两分,黄少天肃着脸点了点头,向文州子请了个安便回去休息了。


 


6.


 


自那日起,黄少天就成了天星峰的常客。


 


他的身量在一次一次的上山下山中慢慢拔高,也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不需要引路灵带路了,但穿云子似乎还当他是那个连院门都推不开的孩子,次次都掐好了时间为他融雪开门。


 


其实前几次来的时候黄少天总是拘谨的,这位师祖是一个旷世的传说,无数人只闻过他的大名却毕生都不得一见,但他却能把自己抱在膝头上给他讲故事,有时黄少天听到睡着,一觉醒来却看见师祖坐在床边温柔的看着他,问他想不想喝甜汤。


 


本来就不善言辞的穿云子两千年都没有开过口,讲起故事来其实也不是很精彩的。


 


他断断续续的为黄少天讲夜雨子和周泽楷的故事,讲夜雨子漫山遍野的逮野兔,结果把一只靴子当成了兔子,于是一把扑在了雪地上,冻得眼泪鼻涕横飞,当天晚上就生了病。


 


“都怪你!知道了也不告诉我!焉坏!”


 


他还记得黄少天泛红的眼角和埋怨的眼神,语气三分嗔怪七分撒娇。


 


这世的黄少天跟那时的黄少天长得分毫不差,他们从小一起长大,每个时期的他周泽楷都记得一清二楚,但不同的是当年他们是一起长大的,而现在,他却要看着黄少天长大。


 


黄少天很喜欢听周泽楷讲故事,每当周泽楷停下来的时候他就会抓着周泽楷的袖子抬着脸问他:“后来呢?”


 


——“后来啊......”


 


魔星降世,天下大乱。


 


Tbc.


 



评论
热度(108)
  1. 臣是酒中仙。blood 转载了此文字
    超级超级超级开心了!!!因为私心非常喜欢这篇,所以收到这样真心实意的长评真的感动哭,他们是我最喜欢的...
  2. blood臣是酒中仙。 转载了此文字
    给秋秋的长评.@臣是酒中仙。 占tag歉【轮回是件很辛苦的事,要经历无数遍的生老病死,但好在这沧海桑...

© blood | Powered by LOFTER